service tel

18954958735

站内公告:

本律师不提供免费法律咨询

+86 18954958735

+86 18954958735

临沂市兰山区北京路东方慧景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成功案例

王某诉临沂市兰山区某镇卫生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

更新:2018/9/6 16:07:55 来源:孙堃律师 1569次浏览

王某诉临沂市兰山区某镇卫生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

山东省临沂市兰山区人民法院(2017)鲁1302民初1759号案

 

案件当事人:

原告:王某

被告:临沂市兰山区某镇卫生院

 

案情经过:

2014年10月28日,原告王某之母朱某霞因“停经9+月,不规律下腹疼3+小时”入被告临沂市兰山区某镇卫生院就诊,住院治疗两天。入院诊断:40+3周妊娠临产,G2P1L1LOA,产科检查:宫高32cm,腹围100cm,胎心140次/分。分娩记录显示:朱某霞于2014年10月28日7:30宫口开全,产程进展顺利,胎头娩出后,清除胎儿口腔及呼吸道粘液,胎肩娩出困难,让产妇屈髋屈膝,大腿贴腹部,胎肩娩出。

2014年11月27日,原告王某因被家人发现“右侧上肢松弛下垂无力,靠于体侧不能外展、上举、不能屈肘”到临沂市人民医院住院治疗11天,初步诊断为“臂丛神经麻痹”。2014年12月8日原告出院,出院记录中记载诊疗经过:患儿入院后进一步完善各项常规检查:……。神经肌电图:右侧臂丛神经显著损伤,并给予儿童康复科护理常规,一级护理,应用神经节苷脂、赖氨酸、甲钴胺等营养神经,给予必要综合康复训练预防右侧肌体萎缩,保持功能。出院诊断为臂丛神经麻痹(右侧)。住院期间支付医疗费用4407.9元,报销后个人支付金额为3087.9元。

2014年12月22日,原告“右上肢下垂、活动障碍1月余”第二次到临沂市人民医院住院治疗53天,入院诊断为臂丛神经麻痹。2015年2月13日原告出院,出院记录中记载诊疗经过:患儿入院后予营养神经、针灸、康复训练等治疗,并完善相关检查,……。肌电图示:右臂丛神经显著损伤。出院诊断为“臂丛神经麻痹”。住院期间支付医疗费用19289.16元,报销后个人支付金额为10830.6元。

2015年2月22日,原告“右上肢下垂、活动障碍3月余”第三次到临沂市人民医院住院治疗52天,入院诊断为“臂丛神经麻痹”。2015年4月15日原告出院,出院记录中记载诊疗经过:入院后积极完善相关检查,并给予应用神经节苷脂、赖氨酸、甲钴胺、鼠神经生长因子等穴位注射促进神经细胞代谢及功能恢复、小儿推拿、上肢功能训练促进肢体功能发育。出院诊断为“臂丛神经麻痹”。住院期间支付医疗费用16229.48元,报销后个人支付金额为8944.7元。

2015年5月18日,原告因“右上肢下垂、活动障碍3月余”第四次到临沂市人民医院住院治疗74天,入院诊断为“臂丛神经麻痹”。2015年7月31日原告出院,出院记录中记载诊疗经过:患儿入院后积极完善相关检查,并给予手功能训练、综合康复训练、小儿推拿治疗、腺苷钴胺穴位注射营养神经等治疗,出院诊断为“臂丛神经麻痹”。住院期间支付医疗费用10951.2元,报销后个人自费金额为4837.7元。

2015年7月13日,原告因“右上肢活动受限8月”申请由临沂市人民医院转入上海国龙医院处住院治疗14天,入院诊断:1、右侧臂丛神经损伤(产瘫);2、上呼吸道感染。2015年7月22日,原告行“右臂丛神经探查松解术”。2015年7月27日原告出院,出院记录中记载诊疗经过:入院后积极完善相关检查,……行“右臂丛神经探查松解术”,术后予以预防感染、营养神经、化痰止咳、定期换药等对症处理。出院诊断为右侧臂丛神经麻痹(产瘫),上呼吸道感染。住院期间支付医疗费用19994.33元,报销11905.1元,个人自费金额为8089.23元。

2015年11月9日,原告因“发现右上肢活动受限1年余”第二次入上海国龙医院处住院治疗9天。2015年11月11日,对原告行“右肩外展功能重建术”。2015年11月18日原告出院,出院记录中记载诊疗经过:入院后积极完善相关检查,……行“右肩外展功能重建术”,术后予以预防感染、止痛等对症处理,手术切口定期换药,指导适度行患肢被动功能锻炼。出院诊断为“右侧臂丛神经麻痹(产瘫)”。住院期间支付医疗费用24898.66元,报销13919.19元,个人自费金额为10979.47元。

2016年3月28日,原告因“发现右上肢活动受限1年余”第三次入上海国龙医院处住院治疗8天。2016年3月30日,对原告行“右侧正中神经、桡神经松解术”。2016年4月5日出院,出院记录中记载诊疗经过:入院后积极完善相关检查,……行“右侧正中神经、桡神经松解术”,术毕予以预防感染、营养神经等对症处理,手术切口定期换药,医师指导下患肢功能锻炼。出院诊断为“右侧臂丛神经麻痹”。

被告临沂市兰山区某卫生院于2014年12月26日、3月23日、6月16日、7月14日、11月11日、11月20日分六次向原告支付垫付的医疗费用共计43000元,原告的父亲王友前向被告出具相应金额的收据等。

庭审时,原告为查明被告的诊疗行为是否存在医疗过错及过错参与度向本院提出司法鉴定申请,经本院依法委托山东金正法医司法鉴定所进行鉴定,该鉴定所于2017年3月17日作出鲁金正司鉴所(2016)临鉴字第300号《关于王某医疗纠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一份,鉴定意见为:临沂市兰山区某镇卫生院的医疗行为存在过错,过错与王某的损害结果有因果关系,医疗过错的参与度大小建议为60%—80%。

上述事实,主要根据住院病历、司法鉴定意见书、医疗费单据、庭审笔录等证据予以确认,均已收集记录在卷。

 

原告王一晨父亲王友前为维护其合法权益,委托孙堃律师为其代理诉讼。

 

孙堃律师司法鉴定陈述意见:

一、详细医疗过程

(一)患方之母分娩诊疗过程

患方之母朱孟霞于2014年10月26日在医方处接受彩超检查,诊断结论显示胎儿情况正常,且未检查出为巨大儿。2014年10月28日5时,患方之母因分娩到被告处接生。医方将产妇安排至妇产科,于6时开始接生,7时50分结束。产妇于2014年10月30日出院。

(二)患方治疗过程

1、在医方处诊疗过程

2014年10月28日当天下午16时左右,患者父母在看护患者时发现其左手臂正常活动,但右手臂僵硬不动,身体显得极不协调,当即联系医生进行检查,经过针扎测试,发现患者右手臂完全没有知觉,没有条件反射反应。因当晚临沂市人民医院没有专业医师值班,患者父母于次日带其到临沂市人民医院就诊,临沂市人民医院根据初步诊断,开具药物,遂返回医方处输液,并连续输液两个疗程,共计20天。

2、在临沂市人民医院诊疗过程

输液结束后,父母携带患方再次到临沂市人民医院复查,并办理第一次住院手续,住院期间根据医嘱曾请假到省立医院做肌电检查,回来后为了去上海华山医院治疗便办理了出院手续,但因没挂上号又返回临沂市人民医院办理第二次住院手续,继续接受治疗。住院至临近春节期间,因逢春节放假,医院集体办理出院手续,患方遂出院回家养伤。春节过后,根据医嘱,患方再次到人民医院办理第三次住院手续,其后出院回家休息一个月后办理第四次住院。因与上海华山医院联系后,患方于2015年7月31日办理出院,至此,患方在临沂市人民医院住院结束。

3、在上海国龙医院诊疗过程

患方自临沂市人民医院出院后,便到上海华山医院就诊,后转院至上海国龙医院进行手术治疗,现已手术四次。

二、医疗机构存在的过错

(一)医方在产前检查中并未检查出婴儿为巨大儿。

根据我国现有的彩超产检技术和医疗人员的执业技术水平,通过测定胎儿双顶径、腹径、股骨长度等项目可以预测胎儿体重,并能够检查出胎儿是否为巨大儿。本案中,患方之母朱孟霞于分娩前2日到医方处接受彩超检查,诊断结论显示胎儿情况正常,并没有检查出胎儿为巨大婴儿。如果医方的医疗人员已做到尽职尽责,那么医疗设备一定不符合国家标准;如果医疗设备符合国家技术标准,那么医疗人员定有失职行为。

(二)医方并未建议剖宫产,且未告知顺产的风险。

 《侵权责任法》第五十五条规定:“医务人员在诊疗活动中应当向患者说明病情和医疗措施。需要实施手术、特殊检查、特殊治疗的,医务人员应当及时向患者说明医疗风险、替代医疗方案等情况,并取得其书面同意;不宜向患者说明的,应当向患者的近亲属说明,并取得其书面同意。医务人员未尽到前款义务,造成患者损害的,医疗机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在医疗机构的接生诊疗工作中,如果医方发现产妇顺产对产妇或者胎儿有危险,应当及时建议家属选择剖宫产或其他分娩方式。医方在发现胎儿为巨大儿时,并没有及时通知产妇及家属,也没有建议剖宫产并告知顺产的风险,侵犯了患者及其家属的知情权和选择权。更或者,医方在胎儿出生后才发现其为巨大儿,医方的医护行为严重失职,并未达到国家要求的诊疗标准。

(三)医方在处理巨大儿接生工作中违反诊疗规范。

正常大小的胎儿都是通过母体的骨盆娩出的,但由于巨大儿的胎头大而硬,加之身体过胖或肩部脂肪过多,同时并发肩难产,常需施行剖宫产。如果处理不当,可危及产妇生命及健康。巨大儿在分娩时由于身体过胖、肩部过宽,通常会卡在骨盆里,如果通过勉强的牵拉易引发骨骼损伤甚至死亡。

如果发生肩难产,医方可采取剖宫产等接生措施,即使在顺产的情况下,也可采取侧切的方式进行接生,均可避免发生胎儿损害。但是医方在未建议剖宫产的情况下,擅自通过勉强的生拉硬拽的方法进行接生,严重违反了医疗机构的诊疗规范,造成了婴儿右臂丛神经损伤及身体残疾。

(四)医方管理制度混乱,相关医疗人员不具有资格资质。

医方作为经核准登记且具有执业许可证的正规医疗机构,其医疗人员应当具有国家要求的执业资格。医方有义务提供其科室主任、科室医师、主治医师、住院医师、质控医师、质控护士、检查医师、接生医师、麻醉师、科室护士等所有在患方病例上签字的医疗人员的资格资质,以证明其配备的医疗人员均具有国家规定的执业资格,医疗队伍符合国家医疗机构的技术水平。否则,应当推定医疗机构存有过错,必须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三、患者的损害后果

在接生过程中,由于医方工作人员没有按照相关诊疗规范进行接生,将婴儿右臂拉伤。经临沂市人民医院、上海华山医院及上海国龙医院等多家大型权威医疗机构诊断为“右臂丛神经损伤”,患者先后在上海国龙医院手术四次,目前右手臂仍不能像正常人一样自由伸展,无法弯曲,且右手无抓力。身体已构成伤残。

患方为治疗疾病,已产生了医疗费、护理费、残疾辅助器具费、差旅费等巨额费用,给患方家庭造成沉重的经济负担。医方应当依法赔偿患方的物质及精神损失。

四、医疗过错与损害结果存在的因果关系及责任程度

(一)产妇严格遵循医嘱,在分娩前2日到医方接受彩超检查,但医方并未能检查出胎儿为巨大儿,因此未能制定有针对性的接生方案,未能配备相关技术人员,采取剖宫产或其他方式进行接生,致使接生措施错误,给患者造成了严重的身体残疾。医方对此应当承担全部责任。

(二)在医方为产妇接生过程中,医方发现胎儿为巨大儿,没有及时通知家属,告知顺产风险,建议剖宫产,家属对此毫不知情。医方处理方式不当,直接造成患者身体损伤。更或者,医方在胎儿出生后才发现其为巨大儿,医方的医护行为严重失职,并未达到国家要求的诊疗标准。医方对此应当承担全部责任。

(三)如果医方在接生中发现胎儿为巨大儿,应当及时采取应急措施,但医方并没有采取侧切等其他应急接生措施,而是以生拉硬拽的方式进行接生,严重违反诊疗规范,直接造成了患者右臂丛神经损伤。医方对此应当承担全部责任。

(四)医方执业人员管理混乱,个别医护人员没有执业证,不具备国家规定的相应资质,直接影响着患者不能接受正规、专业的诊疗,这将极易导致医疗事故的发生,严重威胁着患者的生命、健康等权利。医方若不能提供相关人员的资格资质,应当承担全部责任。

 

法院认为:

原告王某之母朱某霞因“停经9+月,不规律下腹疼3小时”入被告临沂市兰山区某镇卫生院进行住院治疗,原告亲属朱某霞与被告之间存在医患关系的事实,有住院病历等证据予以证实,本院对此予以确认。被告临沂市兰山区某镇卫生院住院期间,对原告王某母亲分娩的过程中存在过错,且与原告王某损害后果之间存在一定的因果关系,过错参与度为60%-80%,具体比例应为70%,有《司法鉴定意见书》为证,本院予以认定。关于赔偿金额。对于原告主张的护理费、误工费、交通费、住院伙食补助费、住宿费等诉讼请求,符合法律规定的部分,本院应予支持。对于原告主张被告应支付医疗费用的诉求,向法庭提交了相关医疗费用单据予以证实,医疗费用报销后原告个人支付金额为57992元,符合法律规定部分,本院应予支持。被告为原告治疗所先行垫付的医疗费用43000元,原告应向被告一并返还。对于原告主张的后续治疗费用、伤残赔偿金等,可以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另行起诉主张权利。

 

法院判决:

一、被告临沂市兰山区某卫生院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原告王某支付医疗费用40594元(57992元×70%);

二、被告临沂市兰山区某卫生院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原告王某支付医疗辅助器具费3850元(5500元×70%);

三、被告临沂市兰山区某卫生院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原告王某支付护理费36097元(3500元÷30天×221天×70%×2人);

四、被告临沂市兰山区某卫生院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原告王某支付住院伙食补助费4641元(221天×30元/天×70%);

五、被告临沂市兰山区某卫生院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原告王某交通费1574元(2248元×70%);

六、被告临沂市兰山区某卫生院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原告王某住宿费700元(1000元×70%);

七、被告临沂市兰山区某卫生院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原告王某复印费83元(119元×70%);

八、被告临沂市兰山区某卫生院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原告王某鉴定费5600元(8000元×70%);

九、原告王某向被告临沂市兰山区某卫生院返还垫付的医疗费用43000元;

十、驳回原告王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法院判决后,各方当事人均未上诉,判决依法发生法律效力。

本案的代理重点在于鉴定医疗机构的医疗过错,包括医疗机构是否存在过错,其过错在医疗后果中的参与程度,以及医疗机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的比例大小。

本案代理工作全力维护了委托人的合法权益,其后续治疗费用、伤残赔偿金等权益将另案提起诉讼,主张赔偿。


业务范围

立即在线咨询 关闭

版权所有 孙堃      电话:18954958735   地址:临沂市兰山区北京路东方慧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