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vice tel

18954958735

站内公告:

本律师不提供免费法律咨询

+86 18954958735

+86 18954958735

临沂市兰山区北京路东方慧景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成功案例

临沭顺鑫装订设备有限公司与葛某竞业限制案

更新:2019/1/31 9:59:56 来源:孙堃律师 652次浏览

临沭顺鑫装订设备有限公司与葛某

竞业限制案

临沭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沭劳人仲案字(2018)第132号

临沭县人民法院(2018)鲁1329民初4016号案

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鲁13民终8695号案

 

案件当事人:

仲裁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临沭顺鑫装订设备有限公司

仲裁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葛某

 

案件事实经过:

葛某于20164月应聘到顺鑫公司从事制图员、考核员、车间管理工作,双方未签订劳动合同,顺鑫公司未为葛某缴纳社会保险。葛某于201698日提出辞职,2016114日,双方签订《离职协议书》和《保密协议》。顺鑫公司向葛某支付了之前所欠工资4450元。《离职协议书》中明确双方之间的劳动关系于201698日解除。《保密协议》中约定,无论乙方(葛某)因何种原因离职之后仍对其在甲方(顺鑫公司)任职期间接触、知悉的属于甲方或者虽属于第三方但甲方承诺有保密义务的技术秘密和其他商业秘密信息,承担如同任职期间一样的保密义务和不擅自使用有关秘密信息的义务,直至甲方宣布解密或者秘密信息实际上已经公开。且乙方离职后三年内不得在其与甲方产品相同行业相关的行业就业、任职;乙方认可,甲方在支付乙方工资报酬时,已考虑了乙方离职后需承担的保密义务,故而无须在乙方离职时另外支付保密费;乙方在任职期间或离职三年内有任何形式的违约行为,都须向甲方支付不低于10万元的违约金。2016811日,葛某作为股东独资注册设立临沂智拓精密机械有限公司,20171221日,股东变更为曹儒卿。根据顺鑫公司提供的20171019日前后葛某与他人的微信聊天记录看,葛某在经营临沂智拓精密机械有限公司期间,生产了与顺鑫公司类型相同的机械产品。2018226日,顺鑫公司申诉至临沭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要求葛某支付违反竞业限制义务违约金10万元。

 

经查证,临沭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裁决如下:

驳回申请人的仲裁请求。

 

临沭县劳动仲裁委裁决后,临沭顺鑫装订设备有限公司中心不服,委托孙堃律师,向临沭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孙堃律师代理意见:

一、保密协议及竞业限制条款的法律效力问题

第一,保密协议是双方在平等自愿条件下签订的。签订保密协议时,双方不存在欺诈、胁迫、乘人之危等违法情形,双方根据法律规定办理手续,被告签订保密协议是其自愿所为,其主张存在无效情形应对此承担举证责任。

第二,原告是否支付经济补偿金不影响被告履行保密协议确定的义务。经济补偿金是对竞业限制条款限制劳动者的劳动自由权、生存权的一种补偿,如果未约定经济补偿金的竞业限制条款对劳动者不发生效力,就意味着劳动者不受该条款的约束,有权利用其获得的商业秘密,这显然不符合设立竞业限制条款的立法本意。所以不能因为未约定经济补偿金,认定竞业限制条款无效,也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四)》第六条的立法精神相违背。

另一方面,确认合同的效力应当依据效力性强制性规定,而且双方保密协议第二条第6项已明确约定经济补偿金包含于报酬中予以发放,原告不存在任何违法行为。

第三,被告辩称保密协议权利义务不对等依法不能成立。双方保密协议第二条第6项已明确约定经济补偿金包含于报酬中予以发放,即约定了原告公司支付经济补偿金的义务,不能认定保密协议权利义务不对等。

第四,竞业限制期限三年并非完全无效。根据劳动合同法规定,对于竞业限制规定期限不得超过2年,超过部分无效。保密协议中约定竞业限制期限为三年,在法定两年内系有效,超过的一年无效,并非约定三年全部无效。

二、被告是否违反了保密协议中竞业限制条款

企业的工商登记系形式登记,并不做实质审查,认定企业经营范围应当以企业实际业务发生为准。原告所提交的公证书、聊天记录等内容均能够证实被告成立公司经营产品与原告公司存在同业竞争关系,被告违反了保密协议竞业限制的义务,应当依约承担违约责任。

 

一审法院认为: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二十三条第二款“对负有保密义务的劳动者,用人单位可以在劳动合同或者保密协议中与劳动者约定竞业限制条款,并约定在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后,在竞业限制期限内按月给子予劳动者经济补偿。劳动者违反竞业限制约定的,应当按照约定向用人单位支付违约金。”规定,用人单位与负有保密义务的单位职工可以在保密协议中约定竞业限制条款,限制职工在离职后的一定期间内不得到与本单位生产或者经营同类产品、从事同类业务的其他单位任职,不得自己开办生产或者经营同类产品、从事同类业务的企业。但由于离职竟业限制条款在一定期限内限制了负有保密义务的职工离职后的自由择业权,求职就业不能以自己的专业特长为依托,使其减少了就业机会,削弱了生存能力,影响到离职职工个人乃至家庭的生活,因此,应在保密协议中约定解除或终止劳动合同后,在竞业限制期限内按月给予负有保密义务的职工经济补偿。本案中,葛某离职后,顺鑫公司在与葛某所签订的《保密协议》中关于保密费的约定,与上述法律规定不符,应认定为双方未就葛某离职后的经济补偿进行约定。

葛某虽在顺鑫公司工作期间即设立了临沂智拓精密机械有限公司,但从双方在葛某离职后又签订了《保密协议》可以推定,葛某在离职前并未实际以临沂智拓精密机械有限公司的名义组织生产、销售相关产品。根据顺鑫公司提供的微信记录等证据可以认定,葛某系在从顺鑫公司离职后,在临沂智拓精密机械有限公司生产、销售与顺鑫公司同类的机械产品,葛某在离职后违反了《保密协议》中关于竟业限制的约定。

本案的焦点问题是,葛某违反竞业限制约定,在未约定经济补偿的前提下,《保密协议》中的竞业限制条款对意建阳是否仍具有约束力,葛某是否应承担违约责任。

一、关于未约定经济补偿,双方约定的竞业限制条款的效力问题。根据劳动合同法第二十三条的规定,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如果在《保密协议》中约定了竞业限制条款,那么,经济补偿就必然自动成为了合同条款,无须当事人约定,即,在当事人约定竞业限制条款的前提下,用人单位向负有保密义务的职工支付经济补偿具有法律上的强制性。本案中,虽然顺鑫公司与葛某在《保密协议》中未按法律规定仅约定了竟业限制条款而未约定经济补偿条款,但在葛某履行了竞业限制义务的前提下,依法可向顺鑫公司主张经济补偿。顺鑫公司并未因在与葛某签订的《保密协议》中未约定给予葛某经济补偿而免除其公司的法定责任或排除葛某的权利。因此,不能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二十六条第一款“下列劳动合同无效或者部分无效:.…(二)用人单位免除自己法定责任、排除劳动者权利的;…”的规定来认定顺鑫公司与葛某约定的竞业限制条款无效。而应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四)》第六条第一款“当事人在劳动合同或者保密协议中约定了竞业限制,但未约定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后给予劳动者经济补偿,劳动者履行了竞业限制义务后,要求用人单位按照劳动者在劳动合同解除或者终止前十二个月平均工资的30%按月支付经济补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的规定,认定顺鑫公司与葛某约定的竟业限制条款有效。当然,双方所约定的三年竞业限制期限,因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二十四条第二款“在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后,前款规定的人员到与本单位生产或者经营同类产品、从事同类业务的有竞争关系的其他用人单位,或者自己开业生产或者经营同类产品、从事同类业务的竞业限制期限,不得超过两年。”的强制性规定,故,超过两年的期限部分无效。

二、葛某能否因顺鑫公司不支付经济补偿,即可在法定的期限内不履行竟业限制义务。竞业限制义务不同于其他的民事义务,负有保密义务人一旦不履行竞业限制义务,利用其掌握的与前用人单位约定保密的某专业的技术知识或商业秘密从事生产或经营,必将使前用人单位的技术秘密或商业秘密公开化,造成不能挽回的后果。因此,葛某不能行使其他民事合同中同时履行抗辩权,不能以顺鑫公司不支付经济补偿为由拒绝履行竞业限制义务。当然,如果葛某履行了竟业限制义务,可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四)》第六条的规定对自己的权利进行救济。

综上所述,顺鑫公司与葛某在《保密协议》中约定的竞业限制条款合法有效,葛某不履行竞业限制义务,违反协议约定,应依法向顺鑫公司支付违约金。顺鑫公司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

 

一审法院判决:

被告葛某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原告临沭顺鑫装订设备有限公司支付违约金10万元。

 

一审判决后,葛某不服,向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二审期间,孙堃律师继续代理临沭顺鑫装订设备有限公司进行应诉。

 

孙堃律师代理意见:

一、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正确,且葛某并未对《仲裁裁决书》认定的事实提起诉讼。

临沭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于2018年6月12日作出沭劳人仲案字[2018]第132号《仲裁裁决书》中认定葛某于2016年4月份应聘到顺鑫公司从事制图员、考核员、车间管理工作,葛某并未对该事实认定提起诉讼,一审判决对于仲裁裁决书中无争议的事实予以认定,认定事实正确。葛某在顺鑫公司的身份属于《劳动合同法》规定的竞业限制人员的范围,应当遵守《保密协议》中竞业限制条款规定的义务。

二、双方签订的《保密协议》并不违反效力性强制性规定,系有效合同。

保密协议未约定经济补偿金不影响葛某履行保密协议确定的义务,亦不影响《保密协议》的效力。经济补偿金是对竞业限制条款限制劳动者的劳动自由权、生存权的一种补偿,如果未约定经济补偿金的竞业限制条款对劳动者不发生效力,就意味着劳动者不受该条款的约束,有权利用其获得的商业秘密,这显然不符合设立竞业限制条款的立法本意。所以不能因为未约定经济补偿金,认定竞业限制条款无效,也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四)》第六条的立法精神相违背。经济补偿金具有法定性和强制性,不因合同未约定而免除给付义务,即不适用《劳动合同法》第二十六条第一款“下列劳动合同无效或者部分无效:……(二)用人单位免除自己的法定责任、排除劳动者权利的;……”之规定。前述司法解释第六条一方面确定了未约定经济补偿金的竞业限制条款有效,另一方面也规定了劳动者的救济途径。因此,涉案《保密协议》并不违反效力性强制性规定,系有效合同。

三、一审法院程序合法,且葛某在一审审理期间并未对诉讼程序提出异议或要求,其上诉理由依法不能成立。

第一,关于一审法院不同意葛某提起反诉问题。本案当事人双方所涉案件系劳动争议纠纷,劳动争议纠纷适用仲裁前置程序,当事人应对其主张向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申请,对仲裁裁决不服的,才能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本案一审审理的是顺鑫公司对于不服仲裁裁决的内容所涉争议,被答辩人葛某应在劳动仲裁程序中提出反申请或另行提出仲裁请求,无权在法院诉讼阶段提出反诉,因此一审法院不同意其提起反诉不违反法律程序。

第二,关于葛某上诉主张一审法院未给予答辩期问题。顺鑫公司虽不清楚葛某何时收到的传票,但一审开庭期间,葛某并未对答辩期提出异议,也未提出答辩期要求。《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简易程序审理民事案件的若干规定》第七条规定:“双方当事人到庭后,被告同意口头答辩的,人民法院可以当即开庭审理;被告要求书面答辩的,人民法院应当将提交答辩状的期限和开庭的具体日期告知各方当事人,并向当事人说明逾期举证以及拒不到庭的法律后果,由各方当事人在笔录和开庭传票的送达回证上签名或者捺印。”一审法院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审理了该案,适用上述司法解释的规定,葛某关于一审法院程序违法的上诉主张依法不能成立。

四、一审判决违约金10万元远不足以弥补顺鑫公司的经济损失,葛某要求调整违约金的主张不应予以支持。

葛某违反竞业限制条款从事与顺鑫公司具有同业竞争关系的行业给顺鑫公司造成了巨大经济损失。葛某于2016年8月份(离职前)即注册成立了临沂智拓精密机械有限公司,至今依然持续经营,网站大肆宣传。葛某在仲裁开庭时自认其是注册公司期间无所事事,到顺鑫公司工作,具有明显的窃取商业秘密的意图,主观过错明显。葛某在顺鑫公司工作期间窃取设备图纸,在车间偷拍设备部件图片,辞职后自行开业生产经营同类产品、从事同类业务,所售装订设备每台平均销售价格为5万元以上,利润率为50%左右。葛某多年来在市场上销售同类竞争产品,抢夺了顺鑫公司众多客户,挤占市场份额,给顺鑫公司造成巨大经济损失。

 

二审法院认为: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简易程序审理民事案件的若干规定》第六条规定“原告起诉后,人民法院可以采取指口信、电话、传真、电子邮件等方式随时传唤双方当事人、证人。”原审法院在适用简易程序审理案件的过程中,于开庭前一日通知葛某领取传票,并无不当,故葛某关于原审法院未给予答辩期程序违法的诉求,本院不予支持;葛某与顺鑫公司在《保密协议》中,虽仅约定了竞业限制条款而未约定经济补偿条款,但在葛某履行了竟业限制义务的前提下,可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四)》第六条的规定对自己的权利进行救济,不能以顺鑫公司不支付经济补偿为由拒绝履行竞业限制义务,故上诉人葛某主张不应受竞业限制的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二审法院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一审、二审判决严惩了劳动者不履行竞业限制义务的违约行为,维护了公司的合法权益。法律虽然倾向保护劳动者,但是劳动者也应当依法履行其义务,树立诚信守约意识。


业务范围

立即在线咨询 关闭

版权所有 孙堃      电话:18954958735   地址:临沂市兰山区北京路东方慧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