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vice tel

18954958735

站内公告:

本律师不提供免费法律咨询

+86 18954958735

+86 18954958735

临沂市兰山区北京路东方慧景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成功案例

韩信臣诉临沭县某工程有限公司、韩某、韩某宝等民间借贷纠纷

更新:2019/2/13 9:24:05 来源:孙堃律师 689次浏览

韩信臣诉临沭县某工程有限公司、韩某、韩某宝等

民间借贷纠纷

临沭县人民法院(2018)鲁1329民初2241号案

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鲁13民终9923号案

 

案件当事人:

原告(二审上诉人):韩信臣

被告(二审被上诉人):临沭县某工程有限公司

被告(二审被上诉人):韩某

被告(二审被上诉人):韩某宝

 

案情经过:

临沭县某工程有限公司欠韩信臣借款220000元及利息,两张借据分别形成于2004年2月11日和2005年2月20日。原告韩信臣为证实自己的主张,提供的两份加盖临沭县某工程有限公司公章并由韩某签字的借据。第一张:“借据2004年2月11日,借款人韩信臣,用途资金周转,金额85000元。备注:月息1%,约定06年2月1日归还,时间:23个月另20天,利息20116元。第二张:“借据2005(注:5被涂改为4)年2月20日,借款人韩信臣,用途为资金周转,金额135000元。备注:月息1%,约定06年2月1日归还,时间11个月另10天,利息15345元。以上两份借据“借款人、用途、归还”等字均被用黑笔斜杠划去涂改。在借据上部均由黑笔书写。在第二份借据方格下方,用蓝色笔添加“注少一年利息”。原告韩信臣多次向被告催要款项,被告拒绝支付,便提起诉讼。

 

一审法院认为:

如何解读理解涉案借据的内容及属性,是正确使用法律的前提条件。临沭县某工程公司自愿承担原庙北石子厂欠韩信臣债务20000元,并按借款处理并按月息1%计算利息,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双方争议的主要焦点是:一、本案临沭县某工程公司于2006年2月1日结算的韩信臣的借款本金和利息共计255461元,是否已经实际支取的问题。二、本案韩某、韩某宝作为被告,诉讼主体是否适格,是否承担连带责任的问题。三、本案是否超过诉讼时效的问题。

关于焦点一,根据民事诉讼证据规则,在合同纠纷案件中,主张合同关系成立并生效的一方当事人对合同订立和生效的事实承担举证责任;主张合同关系变更、解除、终止、撤销的一方当事人对引起合同关系变动的事实承担举证责任。对合同是否履行发生争议的,由负有履行义务的当事人承担举证责任。本案中,韩信臣提供了两张借据,虽存在涂改、添加等瑕疵,但基本事实清楚,可视为初步完成了举证责任。考虑到韩信臣与韩某的叔侄关系,借据上约定了归还时间,并记载了具体的计息时间和具体的利息数额,韩某主张因家族内部矛盾等原因公司无法继续经营而于2006年2月1日对韩信臣的借款本息进行了清算,是符合日常生活经验法则的。问题是双方对是否实际付清款项,存在较大争议。临沭县某工程公司主张本息全部结清,该两份借据已经作废,对此应负有举证证明责任。但是,临沭县某工程公司法定代表人韩某仅仅是陈述有财务账目可以证实,但未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且该两份借据亦即支款手续原件仍由韩信臣持有,公司未收回,亦无证据证明韩信臣系从非法途径获取,故临沭县某工程公司应承担自己不利的法律后果。

关于焦点二,吊销是指工商局强行终止公司经营权利的行为,临沭县某工程公司在吊销后注销前,仍具有法人主体资格,可以参加诉讼,不得开展经营业务,但公司仍应承担债务,股东应及时进行清算。故韩某与韩某宝是本案的适格被告。韩某宝主张自己未实际出资和参加经营,与工商登记不符,本院不予采信。本案借据的归还和结息时间为2006年2月1日,临沭县某工程公司营业执照吊销时间为2006年12月1日,故应适用当时的法律。公司法(2005年修订,2006年1月1日施行)第一百八十一条规定,公司因下列原因解散:(四)依法被吊销营业执照、责令关闭或者被撤销。第一百八十四条规定,公司因本法第一百八十一条第(一)项、第(二)项、第(四)项、第(五)项规定而解散的,应当在解散事由出现之日起十五日内成立清算组,开始清算。有限责任公司的清算组由股东组成.…。逾期不成立清算组进行清算的,债权人可以申请人民法院指定有关人员组成清算组进行清算。人民法院应当受理该申请,并及时组织清算组进行清算。虽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发布日期】2008.05.12【实施日期】2008.05.19十八条规定:“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东因怠于履行义务,导致公司主要财产、帐册、重要文件等灭失,无法进行清算,债权人主张其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依法予以支持。”但是,法不溯及既往,该规定系2008年5月发布并施行,临沭县某工程公司的股东不可能预见2年后的对怠于履行清算义务责任的法律规定。本解释不适用于本案。另外,韩信臣也没有证据证明,本案股东韩某、韩某宝存在《公司法》第二十条第三款规定的情形,即:公司股东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逃避债务,严重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相反,本案债务本身即是对原家族石子厂债务的清算,且公司盖章的借据上清楚地记载了结息天数和利息数额,正是体现了公司股东面临经营困难时对债务的负责态度和进行清算的行为。至于是否实际付款,则是证据是否充分的问题,而不是股东逃避债务的问题。故本案不适用该条规定。

关于焦点三、“法律不保护权利上的睡眠者”。涉案借据上明确约定了还款时间为2006年2月1日,临沭县某工程公司的股东韩某、韩某宝,应在公司被吊销营业执照起十五日内即2016年12月16日前成立清算组,开始清算。逾期不成立清算组进行清算的,债权人可以申请人民法院指定有关人员组成清算组进行清算。故本案属于普通的合同纠纷和股东清算责任纠纷,均应适用民法通则规定的2年诉讼时效。鉴于韩信臣与韩某系亲叔侄关系,其对临沭县某工程公司不再继续经营和公司吊销营业执照,是知道或应该知道的。韩信臣在上述时间节点起至诉讼时效届满前,应及时行使对公司偿还债务和请求法院指定清算组进行清算,诉讼时效届满后行使请求权的,人民法院即不再予以保护。在2014年7月15日,韩信臣仅对韩某向法院提起诉讼,没有起诉临沭县某工程公司和韩某宝。该案中韩某即已经提出诉讼时效的抗辩。韩信臣应对其行使权利不超过诉讼时效,承担举证证明责任,但其当时并未提供任何诉讼时效中止、中断的证据,而是在庭审后于2014年9月4日主动申请撤诉,未载明撤诉原因。本院同日裁定准予撤诉。故此,韩信臣的起诉距2016年12月16日,已近8年时间。本案起诉立案时间为2018年4月12日,在2014年9月4日撤诉后,至2017年9月30日,也已达3年零26天。根据最高法院民一庭关于民法通则和民法总则新旧诉讼时效衔接适用规则的意见,按照民法通则规定的诉讼时效,在2017年9月30日前已经届满的,义务人已经确定取得了不履行义务的诉讼时效抗辩,该抗辩权不因民法总则施行而消灭。韩信臣起诉临沭县某工程公司、韩某宝距2006年12月16日达11年多时间。在本案庭审中,韩信臣提供两名证人的证言,均陈述能够证实原告从2008年开始向韩某要钱,没有证实向韩某宝催要借款。听见韩信臣打电话向韩某要钱、每年都要好多次,但均不记清具体时间、地点、数额,也没有见到韩某本人;其中一名证人系原告的女婿,与原告存在利害关系,其陈述欠款数额为本金22万元,另一名证人陈述:“单据我见着的,原告给我看,有一个11万多的,记得很清楚,另一个是18万元还是多少记不清了。韩某写的借条,韩某的签字我见着的,借韩信臣的现金多少多少钱”;在陈述一次在瓯龙现代城韩某住处要钱的过程中,韩信臣的女婿陈述韩信臣开车先去,其又开车去的。另一证人陈述三个人开一辆车,对事情发展经过陈述也不一致。故二证人证言之间存在矛盾之处,其证言的真实性令人产生了难以排除的合理怀疑,本院不予采信。韩信臣没有提供充分证据证明诉讼时效中断的情形,应承担对自己不利的法律后果,对于被告提出诉讼时效的抗辩,本院予以采信。

 

一审法院判决:

驳回原告韩信臣的诉讼请求。

 

韩信臣败诉后,为维护其合法权益,委托孙堃律师代为上诉。

 

孙堃律师代理意见:

一、上诉人债权并未超过诉讼时效,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

本案一审期间,上诉人提供两名证人均能够证实上诉人每年都向被告催要涉案债务,而且证人能够清楚的介绍催款经过,证人证言可以达到内心确信的程度。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九十五条之规定,涉案债权因上诉人向被上诉人提出还款请求而中断,因此上诉人的债权请求权并未超过诉讼时效,一审判决认定事实及适用法律错误。

二、证人证言不存在矛盾之处,一审庭审中并未给证人作出事实解释的机会。

(一)关于证人身份关系

证人谢洪雨是上诉人韩信臣的女婿,其证人证言的证明力较弱,固然不能单独作为中断诉讼时效的证据使用。但是,其证言与韩玉军的证言能够相互印证,两名证人证明的要钱时间及过程能够一致,便足以证明韩信臣一致向被上诉人主张债权,从而中断了诉讼时效。

(二)关于要钱时间

上诉人自2008年至2018年一直在向被上诉人主张债权,时间跨度广,要钱次数多,证人不记得具体时间属正常现象。人民法院为查明案件事实,应当允许证人仔细回忆要钱时间和过程,而不能不给证人回忆的机会而主观臆断,系事实不清。

(三)关于要钱金额

证人谢洪雨所说两份借据,本金22万,是指的两份借据载明本金的金额。证人韩玉军说一个11万多,一个18万多,说的分别是一次要钱时的本金85000元加利息和135000元加利息。因此两名证人所说的角度并不相同,一审庭审中也没有向证人韩玉军确认其说的是本金还是本金加利息,系事实不清。

(四)关于要钱过程

证人谢洪雨说韩信臣开车先走的那次,证人韩玉军并未前往,仅有韩信臣和谢洪雨两人。韩玉军说三人开一辆车说的是三人一同前往的一次。所以两名证人所说的并非同一次,而且两名证人均证明了要钱次数有很多次,一审庭审并未确认两人说的是否是一次,系事实不清。

至于证人证明多次未见韩某本人,原因是2011年韩某住厂子里,上诉人韩信臣协同亲戚几人去要债,双方发生群体打架斗殴事件,多人受伤,韩信臣立即报警,韩某称私闯民宅,自此无人敢去韩某家中,每次打电话双方都互相辱骂,自然多次根本无法见到韩某本人。

三、被告两股东一直未办理清算,损害债权人即韩信臣的合法权益,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三条规定:“公司因本法第一百八十条第(一)项、第(二)项、第(四)项、第(五)项规定而解散的,应当在解散事由出现之日起十五日内成立清算组,开始清算。有限责任公司的清算组由股东组成,股份有限公司的清算组由董事或者股东大会确定的人员组成。”临沭县某工程公司作为有限责任公司,其全体股东在法律上应一体成为公司的清算义务人。韩某、韩某宝作为临沭县某工程公司的股东,应在公司被吊销营业执照后及时组织清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于2008年颁布施行,但韩某、韩某宝至今未履行清算义务,其两人怠于履行清算义务的行为,违反了公司法及其司法解释的相关规定,应当对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二审法院认为:

关于诉讼时效问题,权利人向义务人提出履行请求的,诉讼时效中断,从中断时起,诉讼时效期间重新计算。本案中,上诉人韩信臣为证实自己曾多次向被上诉人临沭县某工程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即被上诉人韩某主张债权,在一审庭审时申请两名证人谢洪雨、韩玉军出庭作证,两名证人均当庭发表证言称上诉人韩信臣自2008年起至2018年多次向被上诉人韩某主张权利。该两名证人均称曾与上诉人韩信臣一起拨打电话或一同前往,对于某几次具体主张权利的情形记忆不清,亦符合主张权利时间跨度较长、影响记忆清晰度的客观事实,两名证人的当庭证言能够证实上诉人韩信臣主张权利的行为客观存在,已经产生中断诉讼时效的法律效果,故上诉人韩信臣的起诉并未超过诉讼时效。

关于涉案款项本金和借条上载明的利息合计255461元及后续有关利息是否应由被上诉人临沭县某工程公司负责偿还及其是否已经偿还的问题。被上诉人韩某曾在临沭县人民法院(2014)沭民一初字第1743号案件中的答辩状中称涉案借条系对之前的石子厂清帐后形成的,但已经在歇业前全部付清,由此可见作为被上诉人临沭县某工程公司法定代表人的被上诉人韩某,曾自认了企业欠上诉人韩信臣的涉案债务即255461元的事实,故其在之后作出的否定欠款事实的陈述均与之前的自认不符,不应予以采信,故本院认定被上诉人临沭县某工程公司应对涉案款项承担还款义务。一审法院对于涉案款项是否已经结清,从证据法举证责任等角度进行了详细阐述,本院在此不再赘述,临沭县某工程公司应(承担对自己不利的法律后果,即本院认定临沭县某工程公司尚未付清欠款,应继续履行债务。

关于作为被上诉人临沭县某工程公司法定代表人、大股东的被上诉人韩某和作为小股东的被上诉人韩某宝是否应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的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第十八条第二款规定:“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东因怠于履行义务,导致公司主要财产、帐册、重要文件等灭失,无法进行清算,债权人主张其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依法予以支持。”该司法解释首次公布于2008年5月,在2014年进行了修正,并,于2014年2月20日公布,但该司法解释是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适用的解释,依法适用于该司法解释公布施行后尚未审结的民事案件,即该司法解释的规定内容适用于本案。被上诉人韩某在临沭县人民法院(2014)沭民一初字第1743号案件庭审中陈述公司没有资产了且公司的帐也没有了,被上诉人韩某和韩某宝未能提供证据证实其采取了必要措施避免公司财产、账目灭失,从而造成公司至今未进行清算的现状,故被上诉人韩某和韩某宝应对被上诉人临沭县某工程公司欠付上诉人韩信臣的款项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涉案两张借据均记载月息1%,均已经将借据开具之日至2006年2月1日之间的利息计算出并记载于借据之上,分别为20116元和15345元,对利息本院予以确认

 

二审法院判决:

一、撤销临沭县人民法院(2018)鲁1329民初2241号民事判决;

二、被上诉人临沭县某工程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上诉人韩信臣借款本金和已确定的利息合计255461元及后续利息(后续利息按本金220000元,月利率1%,自2006年2月1日起计算至付清之日止);

三、被上诉人韩某、韩某宝对本判决第二项确定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被上诉人韩某、韩某宝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后,有权向被上诉人临沭县某工程有限公司追偿。

 

本案在公司欠款后被吊销股东怠于履行清算义务的责任承担问题上进行了详细的说理,股东怠于履行清算义务使得债权人利益受损,应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业务范围

立即在线咨询 关闭

版权所有 孙堃      电话:18954958735   地址:临沂市兰山区北京路东方慧景